网站建设:《一思维》极简创新课”击穿一思维

2022-11-01 16:59 阅读 0 views 次 评论 0 条

“什么是一”是关于认知创新的,“击穿什么”是关于战略创新,“如何进化”是关于组织创新。

三个领域里边需要三个主思维模型,分别对应其中一个面向。

在“什么是一”的认知领域对应的思维模型是破界创新,在“击穿什么”的战略领域对应的思维模型是单点击破,在如何计划的组织领域对应的思维模式是分形创新。

“1+3”体系,一个操作系统打底,调用三个思维模型,可以解决几乎所有的场景化的问题。

在一个极小的单点里面完成自我闭环,如果这件事情能击穿,其他的边缘的东西自然就会出来了。

极简创新课只有四门课,第一门课关于思维就是一思维,第二门课认知破解创新,三战略单点击穿,四组织分形创新。

乔布斯,以点带面地创造

乔布斯击穿一件事,以点带面,创造出新商业世界的故事堪称经典。

数字产品:

苹果有个非常著名的内部口号,意思是让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的制片人。它体现了苹果的一个核心价值,为有创造力的人提供合适的工具来释放才华。

所以在数码摄像快速崛起的时代,乔布斯花了巨大的时间精力,用两年来做一款视频编辑产品,遗憾的是产品失败了。

数字中枢:

但在把这一产品打穿的过程中,他突然意识到,个人计算机正在演变成另一种工具。在提出数字中枢的那场战略发布会上,他说“数字中枢不是我预见出来的,是击穿这一产品价值的过程中,它教会了我。”

在数字中枢这个全新的战略蓝图中,iPod、iPhone、iPad这一系列的产品才找到了根本性的、统一的来源。

云上中枢:

乔布斯人生中的最后一场发布会上,他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。但他却仿佛充满了力量,他觉得自己又一次开创了新的时代,将数字中心移动到云计算平台上。在苹果搭建的巨大服务器上,用户可以上传自己的内容,并可以同步到其他个人设备上。新服务被命名为iCloud。

同样,乔布斯并非做出了伟大的预见,他没想过要创造一个云中枢的时代。只是在解决不同设备数据连接的过程中,让这种连接简洁一点,再简洁一点,云中枢就这样发生了。

在击穿一款产品的过程中,数字中枢出现了;为了让移动数字设备之间更协同,避免让你成为旧时代的接线员,云中枢的时代被创造出来了。

马斯克,飞越不同的领域

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但非常有意思的是,马斯克这种人永不停歇。

埃隆·马斯克做出三家1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。他有一种全然相信的力量,相信给他一个目标,就一定能实现。

Tesla汽车

Tesla早期研制电动汽车时,电池成本很高。但马斯克发现,电池所需要的材料并不昂贵。电池之贵,贵在于组合方式。

在他眼里,电动汽车不过是四个轮子加一个笔记本电脑。所以他把电池的成本降到了80美元,让电动汽车用便宜的电池跑起来了。成本十倍好,导致价格十倍好,再导致销量十倍好。

超级隧道

堵车的解决方案通常是建设各种高架桥,这里有个隐含假设,汽车为什么不能从地底下跑呢?成本高,以往地铁挖隧道每英里成本为10亿美元。

马斯克要把隧道交通的价格降到10%以内。他做了工程学上的研究,将隧道直径减少一半以上,成本4倍好。挖隧道和筑墙同时进行,成本2倍好。提高挖掘机功率,成本2倍好。

2018年12月18日,耗资5000万美元,他在加州挖成了一条1.8公里的隧道。

SPACE X

创办SPACE X之前,所有人都劝阻他。火箭造价高昂,以前这件事都是举国家之力来做的,凭什么一家公司能做成?

但马斯克发现火箭成本只占整个火箭价格的2%。火箭的成本根本就不在原材料和燃料,而是制造和发射需要1万人用10个月来实现,最可怕的是一次性使用。

用他自己的方式打完一套组合拳后,SPACE X火箭发射的成本,现在是行业标准的1/5,未来几年将会降到1/10。

马斯克并不是在不同领域提炼不同的方法论,而是将同一种底层思维运用到所有领域。

乔布斯、马斯克,两个故事、两个奇迹

一个展示了产品的纵深、一个呈现了产业的飞越。

第一个故事,是混沌领教崔晓明所讲。善友教授点评说“晓明讲出了我从未见到过的乔布斯,这说明乔布斯是一座‘富矿’。”

他说有两个人,一个是埃隆·马斯克,另外一个是乔布斯,“我能从他们身上获得极大的精神、智慧的给养。选一座‘富矿’去当案例研究,是我个人成长的一个秘密。”

那么,我们又能从“富矿”中挖掘出什么?

该怎么去理解天才的思想?

又怎么能把这些思想为自己所用?

我们用十年,挖掘这些天才思维背后的秘密,并把这些秘密倾囊相授!

马斯克怎么可能在这么多不同的领域做得如此出色?

乔布斯怎么可能从一个点出发,演绎出产品的极致之美?

为什么他们一次次不被理解的决策,最终却成就了那些惊艳的事业?

……

正是因为他们有足够深,足够抽象的思维方式——第一性原理式的思考。

特别是马斯克,他把原本属于哲学界的词汇带到了商业界。他说,“第一性原理的思维方式是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,一层层拨开事物的表象。直到看到事物的本质,然后从本质出发,去寻找根本性的解决方案。”

第一性原理思维,是马斯克带给商业世界的一个认知上的礼物。

而一思维,是混沌用第一性原理、本体论和公理化思维,打磨出的一个操作系统,是善友教授把“这种高级的认知方式,拈成一个简易的工具来奉献给同学们。”

什么是“一”思维,如何运用“一”思维,以下为善友教授详解:

一思维,是把我十年来所讲的创新、认知等几门课合在一起,拈出来的。

混沌有个核心词汇,叫哲科思维点亮创新。有同学问我,你有什么跟其他人不太一样的认知?我想,我特别相信哲科思维。

所以今天第一部分,我想拈一个词出来,叫认知型创新。

第一部分:认知型创新

什么是创新:

熊彼特说,创新是经济发展的第一因、唯一因,只有创新才能带来10倍速式的增长。我们大脑擅长形象化思维,需要借助一些简易的、可视化的模型,才能理解这些深邃的词语背后的力量。

如果拈出一个模型来理解创新,我跟熊彼特观点一致,即第二曲线。

很多人都有误解,认为第二曲线本身叫创新。但创新,它是一个动词,我们可以把它加个ing。

击穿第一曲线,进入第二曲线,中间的转折过程叫做创新。

第一、二曲线其实有一个同构性的模型,是内圈和外圈。击穿内圈,进入一个更大的未知领域,我称之为创新。内圈,既是原有的事业的护城河,其实也是原有事业的阿喀琉斯之踵。

请大家注意,这中间有一个击穿态。从内圈到外圈,最大的障碍其实就是内圈的边界本身。那我们此刻面临的头等难题是,内圈的边界由什么决定呢?

我想,在商业世界,至少有一个边界把我们牢牢地禁锢住了,我称它为认知。是我们对某个事物的主观认知,定义了这个事物的边界。

什么是认知

用一个简单的词汇说明我们的认知动作,叫做“建模”。当我们说自己在认知世界的时候,其实是为这个世界建立模型。

认知某个事物,不是认识事物表面,你看得见、摸得着的东西;而是去认知它背后,你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,我称其为本质。

从对某个事物的认知上升为对事物本质的认知,称为认知升级。

大家都在谈认知升级,但绝大多数人讲的认知升级是增加信息量。王东岳先生有句话,他说我们绝大多数人是在无效学习,就在同一个认知通道里边不停地增加信息量,叫无效学习。

混沌认为,认知升级不是增加信息量,而是进化到更高的认知层级。

在混沌语境里,认知有四层楼。

我过去10年讲了三门课,《第二曲线》其实是从一楼到二楼,讲创新思维模型;《第一性原理》这门课是从二楼到三楼,讲哲科思维;《理念世界》这门课是从三楼到四楼,超越了思维这个词汇。

混沌语境的认知四层楼是什么?认知升级的底层逻辑是什么?什么才是有效学习?扫描最下方海报,开启元旦直播课。

 

第二部分:一思维

如何理解一思维

我内心有个执念,认为认知型创新是中国的未来。十年来我讲的课,其实都在讲认知型创业者、创新者,大家越来越相信理论的力量,相信认知的力量。

我想混沌在做的事儿,其实就是这样一件小众的事情。它就像种子一样需要种下去,可能10年,也许是20年,也许这一生一世我都要做这样一件事情。

但是我必须面对一个问题,大家觉得哲科思维、第一性原理很重要,但一下手就不会用。这就逼着我必须把这种高级的认知方式,拈成一个简易的工具来奉献给同学们。

一思维不是思维模型,而是我讲了10年思维模型之后,它背后的那个操作系统。

一思维是能够调用所有其他思维模型的操作系统,是能够产生其他思维模型的操作系统。

苹果的手机里如果没有iOS,APP是无法运作的,一思维就相当于iOS。

一思维是追问方式

最先把一思维用到创新领域里的是埃隆·马斯克。

马斯克说,第一性原理的思维方式是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,一层一层剥开世界的表象,然后看到事物的本质,再从本质出发去寻找根本性的解决方案。所以一思维是一种追问的方式。

切记,一思维根本不是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追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什么。

当我们看待事物的时候,对这个事物的一思维追问,是追问事物的本质是什么。

但你是无法直接抵达本体的,你也无法Touch到事物的本质,我们只能为事物的本质建一个模型出来。

一思维灵魂三问

我希望把一思维工具化,用一思维这种非常高级的思维方式,通过对现象世界的问题进行建模,从本质出发去寻找根本性的解决方案。

如何工具化?我把它简化为一思维三问:

第一问:什么是一

我们绝大多数人是如何决策的呢?是先具象再抽象,先在自己能做的事中找到一些事情来做,再抉择、取舍,找到发力点。

一思维独特在哪?第一步不是先去在现象世界、具象世界里去抉择,而是先去分析本质,认知先于抉择。不是直接去做事,而是去追问事物的本质是什么。

第一问,什么是一,我把它简约化为阿拉伯数字的1,这是工具化的处理。当我们看到它的时候,就代表着我在问什么是事物的第一性原理,什么是这个事物的本质,然后为这个事物的本质建立一个认知模型。

“什么是一”,在三问中占70%的分量。如果拈不出来,你的认知是浅薄的。

从哪里找“一”?商业的实践能够在哪里找“一”,找到根基?混沌认知的一楼、二楼、三楼如何帮我们拈出这个“一”?点击海报,开启元旦直播课。

第二问:击穿什么?

第二问,回到具象的选择上,相当于在战略领域的应用。

战略可以简化为三要素,第一步是知道自己现在是谁,A;第二步是知道我去哪儿;B,第三步是找到路径,从A到B。

绝大多数人会基于目标,把B当核心关键词。我跟绝大多数人不一样的地方,是要去除目标,只要把目标作为一个模糊的方向就可以,那核心关键词就变成了击穿。

击穿什么?击穿A点,A点是什么?当下。

绝大多数人的战略是基于未来,基于目标,以终为始。我的观点截然相反,立足当下,击穿当下。

它背后的理论是什么呢?分形,分形的意思是任何一个单点,击穿以后就会出现一个全新的世界。它有一种垂直击穿,一花一世界的味道。

怎么击穿?舍九取一。请注意,舍九取一这个词你要深刻理解一下。

打个比方,一个女孩子面临10个男生,假如9个是渣男,那不叫舍九取一。所谓舍九取一,是说10个男孩子都很好,有的高、有的帅、有的有知识……你要从10个优秀的男生里边选1个作为你的夫婿,才叫舍九取一。

请你一定要理解舍九取一的分量有多重,好战略的对立面也必须是好战略,才能叫舍九取一。

为什么选单点?因为资源有限,必须把有限的资源在一个点上,击穿才有可能。

第二问,在三问中的分量是20%。我用一个符号来代表一下,即“X”。把X击穿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

第三问:怎么进化

那我拈出的1和X是固定不变的吗?如果固定不变,那是牛顿式的上帝;我更相信另外一种上帝的形象,达尔文式的上帝——上帝就在迭代反馈的过程当中。

在一思维三问里,迭代反馈是什么呢?我把它表达为供给和需求之间的迭代反馈,在供给和需求里达成合一。

那问题来了,你该击穿供给还是击穿需求?我相信在过去10年、20年创业黄金期的时候,绝大多数人把需求当做一,但我是个强烈的供给学派者。

我相信要击穿供给,击穿你的核心能力,击穿你的价值链,才能建立起一个“越来越”的增长飞轮。

有了迭代反馈后,整个体系活了,能够转起来了。1会往下沉,X的边界也会更大。

一个好的管理者应该做什么?为什么说组织存在的意义,就是加快迭代反馈的质量和速度?

一思维和混沌创新

混沌创新,是认知型创新,认知型创新是一个虚词,我需要找一个具象的东西来击穿,具象的东西是什么?一思维。

一思维是强大且极简的,是可以针对任何问题、任何场景进行认知建模的一个工具。

在商业领域里,战略、产品、运营、营销都可以用一思维。

在生活领域、甚至在理念世界,人生自我成长也可以用到一思维。

我认为一思维可以帮我们在任何的场景之下进行决策。为什么我敢这么夸张?因为一思维背后的底色是哲科思维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eoxzw.com/shangxueyuan1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广州网站优化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网站建设:《一思维》极简创新课”击穿一思维 | 广州seo首选狼道seo

发表评论


表情